<em id="zff1j"></em>

    <menuitem id="zff1j"></menuitem><mark id="zff1j"><dl id="zff1j"><sub id="zff1j"></sub></dl></mark>

      <mark id="zff1j"></mark>
      <i id="zff1j"></i>
      <dfn id="zff1j"></dfn>
          <mark id="zff1j"></mark>

        <dfn id="zff1j"><dl id="zff1j"><progress id="zff1j"></progress></dl></dfn><var id="zff1j"></var><listing id="zff1j"></listing>

        <var id="zff1j"><dl id="zff1j"></dl></var>
        <listing id="zff1j"></listing><var id="zff1j"></var>

        安邸AD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14.05.26

        荷蘭·越過山丘 Hidden House

        典型的荷蘭式丘陵,土坡上的茂盛植被仿佛一張毯子,將房子的北面幾乎從視線中完全隱去,只剩下洞穴般的銹紅鋼板作為家的入口……房子的整個建造過程將生態足跡降至最低,屋內舊物再利用的家具裝飾,更超乎想象,精彩絕妙!
        房子的北面埋在了人造土丘之中,被生長繁茂的大麥、小麥所覆蓋,幾乎從視線中完全隱去,只剩下如洞穴般的銹紅色鋼板作為入口,對著一條山間小徑。

        房子的北面埋在了人造土丘之中,被生長繁茂的大麥、小麥所覆蓋,幾乎從視線中完全隱去,只剩下如洞穴般的銹紅色鋼板作為入口,對著一條山間小徑。

        圖騰雕塑作門把手,老茶壺組成吊燈,舊汽車竟也能立在墻邊當儲物柜……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讓這個家絕對與眾不同!高大的落地窗讓客廳中視野廣闊,周邊的森林盡收眼底。這個家中盡量保留了物質自然和原始的形態,作為落地門窗框的云雀木(Lark Wood),就取材于周邊的樹林,本地材料,原汁原味。

        圖騰雕塑作門把手,老茶壺組成吊燈,舊汽車竟也能立在墻邊當儲物柜……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讓這個家絕對與眾不同!高大的落地窗讓客廳中視野廣闊,周邊的森林盡收眼底。這個家中盡量保留了物質自然和原始的形態,作為落地門窗框的云雀木(Lark Wood),就取材于周邊的樹林,本地材料,原汁原味。

             眼前的這片土地,植被豐饒,秣草叢生,大自然在地面上雕刻出舒緩的起伏,凝聚成典型的荷蘭式丘陵風貌。雖然幾年的春風秋雨已經讓一片片年輕的小樹林茁壯成長起來,然而開闊的曠野、壟畝的起伏,仍然顯示出這里曾經作為農耕區的歷史遺痕。  

             為了盡量不打破地表連綿溫柔的曲線,這片土地的主人決定在委托建筑師來打造家宅時,盡量將整個建造過程所產生的生態足跡降至最低。于是,他們得到了一座嵌入一處人造土坡之中的房子。土坡上的茂盛植被仿佛一張毯子,將房子的北面幾乎從視線中完全隱去,只剩下如洞穴般的銹紅色鋼板作為入口,對著一條山間小徑。這種仿佛軍事要塞般的設計,除了隱匿功能外,對整幢房子還具有很好的隔熱保溫作用。

             而在房子的南側,開闊性與空間感則得到了極大的伸張。木質房頂覆蓋著大片的落地玻璃門窗,這樣從人造痕跡到自然環境有了一種順暢的過渡。延伸出玻璃門的巨大房檐,不僅控制了不同季節陽光射入量,也形成了一塊與建筑同寬的戶外露臺。由于一層沿地勢被分成了有高差的兩部分,露臺也向西南方漸次升高,一直延伸到與房屋的側面和房頂相接,形成了一間帶木門的雞舍。作為落地門窗框的云雀木(Lark Wood),就取材于周邊的樹林,本地材料,原汁原味。水泥地面、窗框和露臺,這些考究的設計細節共同營造出從室內向室外的圓滑過渡,一種流動性與延續性,就在人居和自然之間鋪展開來。

             這棟房子寬12米、長19米,是一個矩形的開放式空間。鋼結構橫跨了12米的全寬度,這為室內空間的規劃提供了很大的靈活性。因此在宴會廳般空闊的房子內部,不同的功能空間不規則地錯落分布著,全部搭建在輕型的木質結構上,方便在未來隨需求進行改動。畢竟主人是一對年輕夫婦,在今后的日子里,他們總會有增減房間的需求。

             在這個家中,你能獲得雙重的空間體驗。置身于臥室里,洞穴氣氛顯得很濃厚,陽光穿越山丘和樹叢,緩緩地照射進來。而當你待在寬敞的開放式客廳中,面前90平方米巨大的落地玻璃門窗,又將周邊的林地美景盡情囊括,實在是豁然開朗。

             在室內裝飾上,客廳與臥室區之間呈現出強烈的差異化。淺灰色調的客廳中,混凝土的墻壁未加修飾,與周邊青山的粗樸融為一體。鋼梁上的焊接點清晰可見,木材也保留了本來的色澤。與這種天然去雕飾相對應,錯落的臥室區則擁有截然不同的一面。主人為每個房間都設定了獨特而熱情的色彩,讓它們成為了很多個性格張揚的居住盒子。

             如果說建筑本身是這個家的硬件設備,內含的技術裝備是它的軟件,那么這個家整體上就像是一場可持續發展實驗的驕人成果。阿姆斯特丹的Arup工程咨詢公司為這里植入了包含光電、LED照明、灰水循環、木顆粒采暖與低溫供熱混合系統,以及帶二氧化碳監測的通風系統等智能控制技術,一切都致力于對當地資源的高效利用。最終,這棟房子自身所產生的能源已經超越了它所要消耗的能源量,而余下的能源還能為家中的電動汽車提供動力!

             這個家的大膽與創新,是在可持續性發展理念上邁進的一大步。對空間、材料、科技裝置等進行的突破性實驗,讓它既安靜地潛伏于醉人的山野間,又因卓越的空間之美、生活之便利,時時脫穎而出。

        photographer & writer ?Rober Holden/Photofoyer

        editor 莎莎 translator AK



        編輯 | 莎莎

        作者 | ?Rober Holden/Photofoyer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