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ff1j"></em>

    <menuitem id="zff1j"></menuitem><mark id="zff1j"><dl id="zff1j"><sub id="zff1j"></sub></dl></mark>

      <mark id="zff1j"></mark>
      <i id="zff1j"></i>
      <dfn id="zff1j"></dfn>
          <mark id="zff1j"></mark>

        <dfn id="zff1j"><dl id="zff1j"><progress id="zff1j"></progress></dl></dfn><var id="zff1j"></var><listing id="zff1j"></listing>

        <var id="zff1j"><dl id="zff1j"></dl></var>
        <listing id="zff1j"></listing><var id="zff1j"></var>

        安邸AD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02.07

        探索者,故鄉人

        18年前搬到上海的Sara一直從事家居行業買手的工作。 她總是從歷史文化層面去了解、 研究家居潮流的誕生,讓她的家充滿 值得細細品味的美感。

        漆面木盒來自緬甸,當地傳統用來盛食物,也用于宗教祭祀場合; 花瓶來自Zara Home;藤編托盤購于上海從前的董家渡市場。 

        故鄉”這個詞對于“異鄉人”Sara而言,是一個難以用只字片語能解釋清楚的概念。2002年,她與中國結緣。2003 年,她“正式”愛上上海這座城市“,上海這座城市很中國也很歐洲,它的東西融合讓我感覺這像家,又充滿不像家的景象。”Sara回憶起18年前搬到上海時所見的景象,她試圖將自己放在“探索者”的角色,通過在城市及書本里的探索,她不只看到了上海城區的西方Art Deco建筑,更從精神及文化層面汲取這座城的養分“,從 一開始到這里,我感覺上海乃至中國,在建筑、設計、藝術、文化上都讓我融入其中,異鄉也是故鄉。” 


        餐桌是Sara的設計,凳子是民間常見的物件,餐椅來自Emeco。 

        自從搬到上海, 她主動、被動地轉移陣地, 每一次打理新居,都成了對自己和上海之間的關系梳理,從而越發喜愛這里。 

        墻上均是旅居紐約的意大利藝術家Alessandro Teoldi的 作品,左為《TBT》,材料為水泥; 右邊是《Untitled (Air France, Avianca,Continental and Delta)》,材料是飛機上使用的毛毯,來自Capsule Shanghai膠囊上海畫廊。沙發及絲絨矮凳是Sara的設計,后者的靈感來自英 國Chesterfield風格。沙發上的靠墊面料來自印度,是從老的Kilim地毯回收的材料。 

        十多年來,在“故鄉”上海生活期間,Sara搬過幾次家,也因為過去她在米蘭學習建筑、室內設計及裝飾 的專業,每次搬家都成為她最享受的時刻。“我不知道別人怎么樣,但是對我來說,我的家中只能有我的物品,哪怕一個小小的燈泡都得是我帶進來的。”她打趣地說。即使如此,Sara的每個新家都能呈現出截然不同的風格,她給我們看上一個家的幾張照片,其中充滿民族和波西米亞風的內容,各種色彩的面料及擺設讓先 前的家展現隨性奔放的氣質“,每個房間都有不同的顏色主題,黃、綠、藍、紅......”而這一次,她一改先前風格“,忽然間,我就感覺夠了,我想讓家‘干凈’一些,”四面白墻、木地板、節制而簡約的擺設,過去使用的色彩被歸置在幾個小角落的置景“,這次我就想簡單一些,但是,白并不代表空白”。事實上,這個看似“簡約”的新 家充滿了細節,這和Sara性格中的“好奇探索”特質很有關聯。 


        Sara Corti18年前搬到上海長居的意大利人,在米蘭學習建筑、室內設計及裝飾,在中國從事家居行業買手工作多年。身旁的是6個月大的小狗Rocky

        這間兩室一廳的前法租界公寓, 飽含一位異鄉人在一座城里十多年的經歷。 她用自己的設計以及到處收集而來的家具及藝術品, 記錄對一座城的無數次探索和心得。 

        橡木書柜是沿襲美國使命派風格"(Mission style)的設計, 書架上作品從右至左:陳杰《好感人》,紙本水墨購自北京古董市場的老照片。右側榆木長凳是Sara10年前在山西農村購得,凳子上的赤陶雕像是17年前Sara在北京古董店所購得的。 

        Sara來自意大利,曾經在歐洲以建筑師專業謀生,搬到上海后,轉行擔任家居軟裝買手。Sara的職業是某知名跨國品牌家居線的亞洲區買手,十多年來,工作使她保持對家居潮流的敏銳度。恰恰是這個緣故,Sara的家中全然不見“潮流單品”。一路走來,她對美的追求沒有停止過,家里有關于面料、家居、設計、藝術、陶瓷的藏書,大部分都是專業書籍——只要對一件事情有興趣,她的 “探索者模式”就會自動啟動,開始找書和其他資料研究,大部分 的“研究成果”都為她的職業帶來養分及靈感“,畢竟這是我的職業,大量的閱讀而非只是收集片面資料,使我更能掌握一種新潮流誕生的文化背景。


        墻上的作品是高源的《騎自行車的人們#4》,紙本綜合材料,來自Capsule Shanghai膠囊上海畫廊。

        上一個家充滿色彩, 紅、黃、藍、綠代表著飽滿的情緒。 而今搬到新家, 她選擇簡約調性, 如此一來, 家的存在將會更為雋永而包容。 

        廚房雖面積不大,但采光明亮,動線設計也合乎使用。 

        餐桌上的竹籃購于湖南街邊小店;木制杯子來自福建;陶瓷小茶碗來自云南;餐盤是Zara Home過往系列。

        皮質古董行李箱購于北京潘家園;紙老虎雕像來自山東;旁邊的作品是熊倉良介(Ryosuke Kumakura)的作品 Fur》,布面油畫,來自Capsule Shanghai膠囊上海畫廊花瓶是Neri&Hu的設計。行李箱前的擺件購于北京舊貨市場。

        除此之外,Sara的“研究成果”也展示在自己的家中“,有時我看完一本書就會開始搗鼓家里,換這換那,一 直到我滿意!”新家里諸如沙發、餐桌、臥榻等大件家具其實出自她的設計,她長期接觸亞洲及中國各地的制造商,因此有機會“創作”自己的作品“。有段時間我一直在創作家具,每次搬家后,我會換家里的風格,有的家具就會送給身邊的好朋友,十幾年來,上海很多人家里有‘Sara的家具’。”她笑著告訴我們。 對于家具設計、藝術和家居風格的深刻研究及閱讀,滿足了 “異鄉人”Sara在中國的“故鄉生活”。一直以來,她對面料及其工藝有深刻興趣。


        浴室一角,仍能讓人見到有趣的擺設。 

        床上的虎紋樣古董毯來自西藏。 

        小茶桌及燈籠擺件購于北京舊貨市場;燈籠上的彩色流蘇裝飾購于泰國清邁;沙發是典型俱樂部風格;真絲提花靠墊面料來自土耳其。

        即便白墻、木地板不呈現過多鮮明的性格, 家中仍充滿Sara摯愛的面料收藏, 有來自中國、東南亞、日本等地的織物, 她能對其中的圖案及工藝如數家珍。 

        黑色臥榻是Sara多年前的設計,榻上的真絲提花靠墊 來自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橘色托盤購于日本東京;圓形漆制 容器來自緬甸榻前的木盒子來自北京舊貨市場。墻上是 Hugo Tillman的作品。

        她曾經走遍中國各地及東南亞等國家探訪許多少數民族的面料工藝,僅關于藍染工藝的書,Sara家里就有不少。 說到這個工藝她也能從云南講到福建、印尼、日本......,并且分析其中的異同。最后她帶我們到起居室,打開一個3米高的柜子,里 面竟滿是她過去多年的面料收藏。她一面將一塊從中國西南地區收藏而來的手工毯攤在我們面前,一面將故事娓娓道來“:這么多年來,無數風格流轉,我最鐘愛的還是一種簡約的、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物件,那是擁有故事的美感。” 

        編輯 | 許綠蕓Beryl Hsu

        造型 | 朱雋Judy Zhu writer

        作者 | 許綠蕓Beryl Hsu

        攝影師 | 朱海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