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ff1j"></em>

    <menuitem id="zff1j"></menuitem><mark id="zff1j"><dl id="zff1j"><sub id="zff1j"></sub></dl></mark>

      <mark id="zff1j"></mark>
      <i id="zff1j"></i>
      <dfn id="zff1j"></dfn>
          <mark id="zff1j"></mark>

        <dfn id="zff1j"><dl id="zff1j"><progress id="zff1j"></progress></dl></dfn><var id="zff1j"></var><listing id="zff1j"></listing>

        <var id="zff1j"><dl id="zff1j"></dl></var>
        <listing id="zff1j"></listing><var id="zff1j"></var>

        安邸AD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03.28

        下一秒完美

        Marni創意總監Francesco Risso是個喜歡深思遐想也有無窮創意的人, 這個家完美地成為他手中的畫布,他在250平方米的空間中持續探索和革新,這里不誕生完美,因為下一秒,他就要做出改變。

        主臥室的墻上繪有許多模版印染的跑馬圖案。床出自 Gabriella Crespi床頭燈源自20世紀60年代。

        “ 我父親是一個天性灑脫開放的人,那時他決定要過航海生活,所以我是在海上出生的。在我人 生的最初幾年,我們就住在一條船上。”Marni創意總監Francesco Risso說。Risso是他家里六個孩子當中最小的,他對旅行的渴望很早就已經萌生。他在16歲時離家求學,先是去佛羅倫薩就讀柏麗慕達時尚學院,再前往紐約,進入紐約時裝學院學習,隨后又于倫敦中央圣馬丁學院深造,師從Louise Wilson教授(已故)并獲得碩士學位。多年間從不同體系、文化和方式中得到的教育和歷練,促使Risso成長為他今天所成為的設計師。

        走廊中,布滿手繪窗簾和地毯。這個家的墻面、天花板、窗簾和地毯都被畫上圖案,幾乎沒有什么是還沒被涂刷過的。

        如今Risso生活在米蘭,他的家靠近米蘭古城區中心,與圣瑪利亞感恩教堂相隔不遠, 達·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就畫在這座教堂的修道院餐廳的墻壁上。于是Risso決定也給自己家畫上壁畫,改變這間格局高闊、設有寬敞會客廳的布爾喬亞式公寓過去那種古典的華麗。他決定踏上另一種空間旅行,創造自己的新世界。


        主客廳里的仙人掌來自 Paola FieschiMarilena CapuzziFlores花店。超大混凝 土花瓶出自Mario Torre,咖啡桌 Martino Gamper設計。鍍鉻與白色玻璃組合的臺燈出自Franco Albini,壁爐上的花瓶出自Hugh Findletar。壁爐上方的藝術品是 Mat Collishaw的作品。 

        這座250平方米的舊宅內滿是年代久遠的細節,此前的狀態已經近乎完美,不僅地板完好無損,廚房也不失風 格并且與整個家的品位相契合。因此Risso所做的改變主要是表層的,但絲毫不膚淺。Risso是個喜歡深思遐想也有無窮創意的人,這個家完美地成為了他手中的畫布。 “我在一個完美的時間點找到這個家,當時剛好是在因疫情而實行全城封鎖前,所以和所有人一樣,我也只能待在家里。 


        Marni創意總監Francesco Risso在主臥Risso在紐約和倫敦學習設計專業后,回到意大利, 在米蘭工作和生活,他的家靠近米蘭古城區中心。


        走廊的墻上布滿手工涂染的 模版圖案。兩個復古辦公柜上有兩 個狗的雕塑。淺色狗是1890年的, 另一個是1920年的。墻上掛有Kiki Smith和Jean Cocteau的作品。 

        這期間我一直在布置新家,對我而言,那意外地變成了一段革新歷程。”Risso說。在被迫離群索居的那段時間,他借機細致了解 剛搬入的新環境,也將他用之不竭的創造力投注其中。他解釋說“:這一切都是從我動手給窗簾涂染圖案開始的,然后我又給 墻壁畫畫,直到變成現在的樣子。每當我走進這些房間時,甚至此時此刻,我仍然在思索其中某些地方還能如何改變。”他從未 感到完全滿意,譬如其中有一個房間已經被涂改過七遍“,剛開始,我用的顏色并不適合,結果無論我怎么畫,房間給我的感覺 都好像北美的圣達菲,那種異域感似乎脫離了我所在之地的情境,所以我一直在不斷調試。我想現在它達到了一個比較好的 狀態,但是這種藍色調還沒有100%貼合我想要的。” 


        工作室內窗邊紅色的復 古Chiavarina椅來自Daniele LorenzonCompasso藝廊右側的椅子由Martino Gamper設計側面的黃色黑色釘板藝術品出自Nanda Vigo書桌由Gio? Ponti設計落地燈出自Hans- Agne Jakobsson

        家具跨越不同時代和風格,既有復古舊物, 也有現代設計,Risso格外重視由人的雙手塑造的作品。他將自己用之不竭的創造力投注其中。 

        走廊的墻上布滿手工涂染 的模版圖案他的家像一幅畫布, 幾乎都被涂刷過了

        餐廳中由 Martino Gamper設計的餐桌配 以Franco AlbiniFranca Helg 設計的Luisella椅子畫有手繪圖 案的墻壁旁邊擺著Chiavari。 

        這似乎是Risso對完美的追求,但他所尋找的完美又與通常人們所說 的“完美”相反。這個家反映出Risso所格外重視的:由人的雙手塑造的作品。“我對心與手之間的關聯很好奇和著迷,這有關從思想到手藝上對一 個特定領域堅持不懈地鉆研和學習。這種聯系很奇妙,思想與手藝總歸是 一體的,不會是錯位的。”


        餐廳的空間有時也作為他的音樂室

        墻面壁畫由Francesco RissoLudovica Saviane繪制, 墻上的蒙古毛皮掛毯和軟墊擱腳 凳是Francesco委托Mario Torre 定制的

        他家的所有內飾都用刷子或印制模版手工涂染過。在發覺真正著手繪制的艱巨工作量后,Risso請來他信賴的人協助他完成。來自熱那亞的裝潢師Ludovica Saviane和她的朋友加入,幫助Risso完成這項重任。墻面、天花板、窗簾和地毯都被畫上圖案,幾乎沒有什么是還沒被涂刷過的。Risso逐個房間慢慢地畫著,直到畫滿所有空間。

         

        扶手椅出 Viggo Boesen,黃銅落地燈出 Hans-Agne Jakobsson,皮狗 雕塑出自Dimitri Omersa。羊皮地毯為定制品。

        廚房中的植物來自Flores 花店,桌椅出自Anders Berglund Hans Johansson

        “ 我對心與手之間的關聯好奇和著迷, 這有關從思想到手藝對一個特定領域堅持不懈地鉆研和學習,兩者總歸是一體的。” 

        廚房中,擱架上陳列著一系列器皿,墻面壁畫同樣由Francesco RissoLudovica Saviane繪制。 

        客房的窗簾經 過手繪,墻面壁畫由Francesco RissoLudovica Saviane繪制。

        他選擇的家具包含許多不拘形式的收藏,跨越不同時代和風格,既有復古舊物,也有現代設計,多數來自Nina Yashar的藝廊。其中Martino Gamper是Risso最喜歡的設計師之一,客廳里藍白相間的圓桌就是他的作品。Risso分享道:“ 我覺得Gamper的作品非常特別,因為它們是手工制作的。他在解構后再重構,做出有新意的創造。我發現,解構是真正理解一個事物必經的一步。”這種拆解與重塑也表明物體和空間在不斷演進,甚至在演進中脫胎換骨。“


        主臥室的墻上繪有許多模版印染的跑馬圖案。房間的角落處, 奇特的Divorgia躺椅出自Mario Torre,旁邊的水泥基座也是由他制作。

        “ 我經常在想,如果我一直持續這種恒變的變化和探索過程,這種過程會通向怎樣的境地合乎邏輯的結論可能是:最終又回 到一個完美的純白空間。如果那就是這一切探索所引向的,我也會在探索 過之后坦然接受。” 

        編輯 | 肖琨

        作者 |  Kurt G. Stapelfeldt

        攝影師 | Francesco Dolfo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