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ff1j"></em>

    <menuitem id="zff1j"></menuitem><mark id="zff1j"><dl id="zff1j"><sub id="zff1j"></sub></dl></mark>

      <mark id="zff1j"></mark>
      <i id="zff1j"></i>
      <dfn id="zff1j"></dfn>
          <mark id="zff1j"></mark>

        <dfn id="zff1j"><dl id="zff1j"><progress id="zff1j"></progress></dl></dfn><var id="zff1j"></var><listing id="zff1j"></listing>

        <var id="zff1j"><dl id="zff1j"></dl></var>
        <listing id="zff1j"></listing><var id="zff1j"></var>

        安邸AD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04.01

        雙重生活

        在當今生活方式中,工作和生活如何平衡,是一個避不開的話題。 2020年入圍AD100 Young的年輕設計事務所ONOAA為一對編劇作家夫婦打造了這座素雅之家,讓雙重生活和平共處,其樂融融。

        空間一層是開闊的共享區域,呈開放式布局,包括客廳、餐 廳與廚房。餐廳中,圓形帶轉盤 餐桌及配套餐椅均來自Living Divani;下方的圓形手工地毯《無辯之章》由FULI富立織錦出品; 桌上的器皿來自Georg Jensen左側的多人座模塊化沙發來自Molteni&C;樓梯旁有一把Magis 出品的經典款Spun“陀螺”椅。當代藝術家倪志琪的綜合材料作品《真空》(Vacuum)倚墻而放,與素雅的空間相得益彰。

        只要是寫作者,大抵體會過書寫的孤獨。即便是作家茨威格也 要面對這道難關,他曾“控訴”“:創意寫作者要忍耐持久的辛勤勞動,破釜沉舟地放棄生活的快樂,歷盡一個個不眠 之夜,白天還要一遍遍地打磨詞語和句子,過程滿是乏味與苦勞......”這大概是寫作者工作與生活中再普遍不過的剪影,但對于這對定居上海的編劇夫婦而言,這個結合 團隊工作及私人生活的家,提供了編劇文字工作創作靈感 、的場所,更特別的是,它滿足了主人夫婦所有“任性”要求。 


        一對白色單人扶手沙發與兩張玻璃臺面茶幾均來自Living Divani;后景中的白色落地燈由 Cappellini出品綜合材料作品《咖啡永遠無法取代》來自當代藝術家倪志琪。

        編劇夫婦的生活與工作都被安排得滿滿當當。 設計師特意用白色的基調打造他們的家, 令人在踏進家門的那一刻 便能舒緩、放松下來。 

        ONOAA STUDIO建筑室內設計事務所聯合創始人陳鵬(左) 與高雅(右),他們為一對編劇夫婦打造了新家,功能與審美均充分慮了主人的要求與習慣,高度 制化ONOAA STUDIO是2020年AD100 Young上榜事務所

        這得從夫婦倆與設計師拍檔相遇而心心相惜的故事說起。 人們總說創意人是信賴自身直覺的,正是這種直覺讓從事創作工作的夫婦倆遇上了設計師陳鵬及高雅——這對年輕的設計師拍檔所成立的ONOAASTUDIO建筑室內設計事務所,在2020年入圍了AD100 Young,他們曾打造國內知名的買手店及一些私宅項目。四個人的相遇正是在事務所收尾中的一個住宅項目,他們對這對設計師拍檔作品的簡約素雅一見傾心,便輾轉聯系上事務所,邀請他們為自己打造新家。 


        主人不希望一層空間有電視, 一來不好看,二來易造成“分神”, 因此設計師在沙發對面的墻上安裝了壁爐。專用于觀影的空間設置于地下一層。客廳茶幾上:黃色托盤來自本土原創品牌softserve,陶瓷杯來自丹麥品牌Frama,小型雕塑擺件是一件中古品。

        創意人是最信賴自身直覺的, 也就是這種直覺讓主人和設計師一拍即合。 餐廳與客廳相連,窗外即是 戶外小院子的景觀。

        這座聯排式別墅隱匿于上海市中心,一處鬧中取靜之所,總高四層的小樓包含地下一 層與地上三層,面積約500平方米,配套有中心庭院與多間臥室,結合了室外景觀等絕佳的先天條件。然而,主人對這些先天條件卻一概不滿意,并且提出在減少臥室起居間、大量改造為團隊工作空間的同時,保留主人家庭生活的余地等要求。 


        寬裕的空間得以讓主人夫婦擁有足夠大的中島,當主人備餐、 烹飪或整理插花時,大伙兒也可以過來搭把手。

        家人和工作成員經常聚集于此的開放式廚房,其色調卻是 這座“素雅之屋”里最深的,據說深色空間有助于思考和創作。設計師用黑色的木飾面隱藏 了承重柱,并以相同的材質包裹了 初始布局里的中庭,將其改造成儲 藏與衣帽空間,形成出入居所的便 過渡。開放式廚房中的餐桌椅來 自瑞典品牌Massproductions

        “編劇的團隊工作需要大量頭腦風暴,團隊成員都很年輕,對創作也富有激情。主人給我們的要求之一是希望在這個家中有足夠的空間讓這股創意能量得到釋放,”陳鵬說。因此 他們的設計在“環境場景”轉換方面下了不少功夫,這便包含了許多高度個性化的改造。首 先,他們決定將空間進行兩個方面的規劃,一是結合團隊工作,二是夫婦倆和家人的起居生活功能,兩者部分重疊,但又自成天地。 


        設計師引導光線貫穿旋轉樓梯,使空間顯得更為通透。黑色 Curule可折疊扶手椅來自寫意空間Ligne Roset椅子上方的綜合材料作品出自藝術家倪志琪之手。

        貫穿四層樓的 旋轉樓梯,猶如一件裝置作品, 更令一整天的陽光都能照進家中。 

        整個二層空間都被打造成開放式書房,書桌是設計師專 門定制的,木制扶手椅與黑色懸臂椅均來自Thonet。淺灰色調的手工地毯是由FULI富立織錦出品的《入流》。

        地下一層至二層屬于開放式的公共區域,原來位于住宅一層的圍合式中庭,因采光不 佳而乏善可陳,被設計師大膽地做了“消除”,他們在中庭原來的區域加了隔層,打造成儲藏與衣帽空間;同時,設計師將原來封閉式廚房改為開放式布局,圍繞寬敞的中島及鄰近的用餐區與客廳相連,帶動了整體空間的流動性,也容納了兩種生活的重疊部分。 


        桌面上的Biagio白色大理石臺燈是Tobia Scarpa 的設計,由Flos出品。左側地面上的綜合材料作品《真空- 恍惚》(Vacuum- Dream)出自藝術家倪志琪之手。

        設計師用隔斷墻創造出“回”字形動線, 形成浴室、衣帽間和臥室之間的“通透感” 。

        主人浴室內,毛巾架來自丹麥品牌Vola,水龍頭來自意大利品牌Agape。白色沙發的右側是女主人的梳妝空間,隱藏在隔斷墻壁后。浴缸上方,綜合材料作品是當代藝術家倪志琪創作的《真空-隱藏 (Vacuum-Hide)  

        空間布局與硬裝改造看似簡單,實際上,去蕪存菁的巧思與智慧悉數落在設計師到處 埋藏的細節之中,其中的趣味及主人獨一無二的性格也展露無遺。原來附墻而上的單跑式 樓梯,雖工整規矩卻無法滿足主人的品位,設計師進而將其改造成貫穿四層樓的旋轉樓梯, 既能最大限度地將自然光線留在室內,也為整體的素雅白凈增添了些許趣味。沿著鋪灑著 陽光的旋轉樓梯,緩步來到二層,這里仍然是服務團隊工作的開放式書房。有趣的是,這里 還有一座戶外空中庭院,透過大面幅落地窗能欣賞戶外景色。要是工作累了,腦子轉不動了,推門就能置身室外呼吸新鮮空氣,這樣的設計也滿足了主人對場景轉換的“任性”要求。 


        主臥中,床架來自Living Divani,倚靠在床頭,可以觀賞到中庭的綠意;扶手椅來自Massproductions;多功能咖啡桌由Moooi出品,也是一只坐凳。

        旋轉樓梯的扶手采用了纖薄的鋼板,在工廠進行定制,并于現場組裝而成。細膩的涂料與打磨工藝隱去了焊接的痕跡。 

        采光最佳的三層保留給家庭成員, 在全白素雅的“任性”之家里,生活與工作得到巧妙的平衡。 在兒童房,設計師增加了曲線與淺色的使用,椅、毯和麋鹿玩具都顯得柔軟可親。設計師特別打造了爬梯與滑梯,并在后方設計了一條“秘密通道”。

        主臥中的手工地毯是來自FULI富立織錦的《望云卷》,質感柔軟蓬松如綿云。墻上的綜合材料作品來自藝術家倪志琪,為《真空》(Vacuum-No)

        環境最為幽靜自在、采光最佳的三層空間則留給了主人一家四口,與樓下各層空間能相互連接又互不干擾,從臥室拉開窗就能望見中庭的空中草坪。設計師在主人臥室中央砌了隔斷墻,巧妙將浴室、衣帽間等空間動線規劃為字形,空間節奏有收有放而讓人感到怡然自得。“‘流通感呼吸感是我們在設計中一直推敲的問題。設計師高雅說。看來工作、生活兩者相輔相成的現實條件,反倒造就了這座收放自如且簡約素雅,工作生活還能相互滋養的任性之家。 

        編輯 | 李君Li Jun

        造型 | 朱雋Judy Zhu、秦震

        作者 | 陳桑雨

        攝影師 | 雷壇壇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