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ff1j"></em>

    <menuitem id="zff1j"></menuitem><mark id="zff1j"><dl id="zff1j"><sub id="zff1j"></sub></dl></mark>

      <mark id="zff1j"></mark>
      <i id="zff1j"></i>
      <dfn id="zff1j"></dfn>
          <mark id="zff1j"></mark>

        <dfn id="zff1j"><dl id="zff1j"><progress id="zff1j"></progress></dl></dfn><var id="zff1j"></var><listing id="zff1j"></listing>

        <var id="zff1j"><dl id="zff1j"></dl></var>
        <listing id="zff1j"></listing><var id="zff1j"></var>

        安邸AD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07.07

        重尋樂園

        在巴拿馬太平洋沿岸,Aerin Lauder建構了一片夢幻休閑地,但建造這種完全與世隔絕的美并非易事,她植樹造屋,真正實現了室內外無分別的熱帶感覺,這是獻給美滿生活,樂享喧囂之外的輕松。

        雅詩蘭黛(Estée Lauder)繼承人Aerin Lauder,身著La DoubleJ連衣裙,妝發(hair & makeup):Shaila Valdes(使用 Estée Lauder)。

        想象一個遙遠的熱帶伊甸園:在那里,時光變得輕盈,人們總可以在漁船和沖浪板上散漫度日;野生動物比人多,而且與城市間隔著崎嶇難行的土路,需要越野車才可到達。這樣的地方似乎并不切合外界對Aerin Lauder的設想。這位極其時尚、極為摩登的雅詩蘭黛(Estée Lauder)繼承人,也執掌著她自創的同名生活方式品牌。雖然她的先生、金融投資家Eric Zinterhofer早年已買下巴拿馬太平洋沿岸的一大片土地,并開啟了雄心壯志的造林造屋項目,但十年后Aerin才踏足其中。

        Aerin Lauder的巴拿馬度假屋的一間茅草屋頂涼亭。

        “以前那一直是男孩們的旅行。”談到Eric年年不間斷的中美洲朝圣之旅,她如此說道。這份長情始于多年前有位哈佛商學院的同學帶他游歷巴拿馬,后來逐漸變為父子間的定期遠(當Aerin準許兩個兒子加入時)。“他們每次都去一個星期,吃當地玉米卷餅,穿著泳衣睡覺。巴拿馬是世外樂園,是野外探險的好去處。”她說。當她最終也跟著一起出發時,她先經歷了一段適應期:“我第一次去的時候穿著Capri的涼鞋,離開時還曬傷了。那邊是很簡單的鄉野,但那正是它的神奇之處。它是一個夢幻島,讓你感覺自己身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 在巴拿馬你永遠不會想待在室內,那不是你來到這里的意義。”建筑師對此的回應是將所有結構 拆散,將各個建筑之間的空間 都留作“戶外的房間”,讓人隨時坐享露天的愜意。室外的餐桌配有Carolina Irving&DaughtersAERIN Collection設計的餐盤,以及AERIN的餐墊、餐巾和餐具。

        這種完全與世隔絕的美,來得不是那么輕易。當Eric和兩個朋友在2007年買入這片1200英畝(將近500公頃)的保護區土地時,這片地塊上幾乎不見任何樹木,更沒有基礎設施。為實現他的宏大項目,他找到IM/KM Architecture & Planning建筑事務所的Ivan Morales和Kristin Morales,其事務所在邁阿密和巴拿馬兩地運作。Ivan在墨西哥長大,曾在紐約建筑設計公司Selldorf Architects執業,此前他已設計過一所位于附近區域的住宅。“Eric欣賞他們出色的建筑設計能力,也因為他們是夫妻團隊,并且很了解當地。”Aerin說。“他們樂于融入巴拿馬當地的感性風情。”Eric對兩位建筑師的委托是:建造一座叢林中的現代樹屋。

        這里仿若一座夢幻島,讓你覺得自己身在離塵囂很遠、很遠的地方,也正因如此遙遠的距離,讓Casa Loro的建造歷程及態度都更加慎重,可以說是在自然里不著痕跡地創造尖端的現代工程。池畔甲板休息區擺放著Studio Tlalli打造的柚木家具。紋飾靠枕采用Carolina Irving Textiles的亞麻面料制成。

        “所以我們必須先種植出森林,然后才可能有樹屋。”Ivan笑道。在并不算短的時間里,這對建筑師夫婦集齊了一個植物學家團隊,全力培育層林環抱的蔥郁景觀。如今,曾經荒蕪的牧場野地上生長著75種樹木,具備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有鳥類、猴子、鱷魚、美洲獅,還有奇異的青蛙,“這些青蛙奇大無比,如果你親吻其中一只青蛙,可能就會找到你的王子。”Aerin笑著說。他們為住宅取名為Casa Loro(意為“鸚鵡之家”),因為在開始建造前,每當Eric帶著兩個男孩前來度假時,每天早晨日出時分都有鸚鵡的叫聲將他們喚醒。

        在真正建造之前,他們在這里種下了75種樹木,讓自然先接納了他們,這里被取名為“鸚鵡之家”,因為他們永遠記得第一次來此時,從樹叢里飛來,用歌聲迎接他們到來的鸚鵡。

        室外的客廳中擺放著復古意大利藤椅、由Studio Tlalli定制的柚木沙發及包裹著Perennials面料的抱枕,以及出自Carlos Motta的咖啡桌。

        Eric希望建筑能與自然保持開放的對話。“他一直說,在巴拿馬,你永遠不會想待在室內,那不是你來到這里的意義。”Kristin回憶道。“他的這句話引出了許多設計思路。”建筑師對此的回應是將所有結構拆散,而不是設計唯獨一棟壯闊的房子。“各個建筑之間的空間都留作‘戶外的房間’,讓人隨時坐享露天的愜意。”Kristin說。“設計想法意在讓你慢下來,真正去感受你當下身處的、穿過的每個空間。” 一切盡在細節。

        餐桌上方的吊燈來自Atelier Vime,吊頂式風扇來自Big Ass Fans,出自Studio Tlalli的餐桌四周擺著來自Serena&Lily的座椅。

        即使看似簡單的茅草屋頂也并不簡單,這些略微向外傾斜而延展為庇蔭的屋頂實則是現代工程的壯舉。“里面是沒有釘子的。”Aerin說,語調中滿是敬意。為了做成這種屋頂,IM/KM選擇與VTN Architects合作,后者是一家因竹亭建造技術而享譽全球的越南建筑公司。“當中的難點在于,如何才能在如此原始的結構內同時裝配空調。”Ivan解釋并補充說,來自紐約的六名工程師和一名翻譯合力達成了這項重任。Aerin直言最終效果“真正實現了室內外無分別的熱帶感覺”。

        形式獨特的懸垂茅草屋頂,為這處復合式住宅的多棟單體建筑帶來庇蔭。

        從建造過程中對自然環境的分外關注和愛惜,可見其設計背后的“永續”理念,這不僅出于愿望,也出于切實需要。“當你看到這個渺無人煙的地方有多偏僻時,你就知道僅僅是把冰箱運過來都已經很不容易。”Aerin說。等到森林培植得足夠成熟后,他們從場地采伐多種木材,在當地制成大多數家具。

        廚房里擺放著凱撒石臺面的中島,旁邊是配有Pierre Frey織物坐墊的復古高腳椅。吊燈來Atelier Vime;來自Clé的摩洛哥Zellige瓷磚;冰箱來自Sub-Zero;爐灶來自Wolf

        Kristin解釋說:“因為無法在巴拿馬買到適宜的家具,多年來我們找到有心學習和掌握特殊技藝的人,培訓他們制作家具,現在他們已經成為當地稀缺人才。”這對建筑師甚至由此建立家具分支Studio Tlalli工作室,聘請了八位工匠,由他們在保護區內完成每件家具的手工組裝。Ivan和Kristin希望未來將這些設計商業化,對外出口。“這處住宅所衍生的影響并未止步于建筑。”Ivan說。“令我們自豪的是,我們給這片地區帶來了諸多方面的有益影響。”

        浴缸使用來自Clé的釉燒水泥磚鋪砌。

        建成后,對于下一步的裝潢,Aerin請來她的好友和長期合作伙伴AD100設計師Daniel Romualdez。“她對我說,‘你能幫我把這里變得有波西米亞情調,有融洽的色彩和溫暖的感覺嗎?’ ” Romualdez回憶道,而他自己在西班牙Ibiza島的度假屋(刊登于美國版AD 2017年6月刊)促成了設計風格的選擇。“從建筑本身來看,你會發現它是比較陽剛的,但Aerin加入后為它填補了些許柔軟,調配出多重層次。”其中不少“層次”都來自他們多年來的結伴旅行:一對來自意大利的復古藤椅,Romualdez稱其為“現代派而非校園風”;客臥浴室里充滿雕塑感的Gambone陶器;餐桌和廚房中島上方的Atelier Vime藤制吊燈;以及Carolina Irving、Creel & Gow和Pierre Frey的別致織物。“我們找到能抵御海風鹽分的材料,選用能帶來種種顏色、質地和趣味的元素。”Romualdez說。

        主臥中,床尾的復古長椅搭配由Studio Tlalli定制的四柱床;地毯來自Patterson Flynn。

        “對于裝飾,我們希望美觀但不過火,并始終把環境考慮在內。它要有輕松隨意的感覺,但我也覺得同時要有個性,不能看起來只像度假酒店。”對Aerin來說,這里尤其適合陳列其品牌的家居系列,包括精雅的陶瓷餐具、拉菲草餐墊,以及與Carolina Irving & Daughters合作的新餐具系列。“這是另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Aerin說,并強調Casa Loro甚至沒有前門。當Eric和孩子們外出探索時,Aerin喜歡在海灘上悠閑地散步,或是在泳池邊看書。

        這里離哪里都很遠,因此你獲得和自己、家人、自然相處的難得機會,安靜地度過一天。主臥中,床尾的復古長椅搭配由Studio Tlalli定制的四柱床;地毯來自Patterson Flynn。

        當天捕獲的魚會被做成酸橘汁腌魚,水果只需從周邊的果樹上采摘。附近沒有花店可以訂花,Aerin用從屋外花園剪下的花束和枝葉裝點房間。“這片植被給予我很多靈感和激勵。”她說。景觀設計師Titi Hernández專為這片園林選取了合適的植物。對于其中那份完美無缺的松弛感,她補充道“:適時度過安靜的一天,能讓人找回平穩的狀態。有趣的是,在這里,你沒有別處可去。附近沒有商店,距離城市也很遠,也沒有人可以相約吃午餐。每時每刻都屬于家庭時間。正因此,這里才如此特別。”


        編輯 | 肖琨

        作者 |  Jane Keltner de Valle

        攝影師 | Anita Calero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