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ff1j"></em>

    <menuitem id="zff1j"></menuitem><mark id="zff1j"><dl id="zff1j"><sub id="zff1j"></sub></dl></mark>

      <mark id="zff1j"></mark>
      <i id="zff1j"></i>
      <dfn id="zff1j"></dfn>
          <mark id="zff1j"></mark>

        <dfn id="zff1j"><dl id="zff1j"><progress id="zff1j"></progress></dl></dfn><var id="zff1j"></var><listing id="zff1j"></listing>

        <var id="zff1j"><dl id="zff1j"></dl></var>
        <listing id="zff1j"></listing><var id="zff1j"></var>

        安邸AD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07.08

        藝術紐帶

        從這棟富有歷史意義的開普敦海岸宅邸向外望去,便是澎湃壯闊的印度洋。一如連接亞洲和非洲 的波濤浪潮,黃鈴玳爵士夫人的生活方式與她投入的工作均是在中國和非洲的藝術世界之間追尋和諧。

        Petrava宅邸的雙層通高圓柱是英國殖民風格的標志,也是這座住宅最突出的建筑特色。

        當你邁入黃鈴玳爵士夫人(Lady Linda Wong Davies)位于南非開普敦的Petrava宅邸的大門之時,你就會立刻感覺到不同。這座房子大約建于20世紀30年代,距離南非海軍基地所在的西蒙鎮不遠。它依傍著峭壁,面向廣闊與寧靜的大海,讓人可以眺望到海面邊際處浮現的遠山的淡影,猶如一幅令人凝眸的風景畫。


        在通向泳池和花園的門前,佇立著一座以金屬絲線和珠飾塑造的獵豹雕塑。

        建筑往昔的榮光和主人對未來的憧憬在此并存。黃鈴玳對這座她已經入住28年的房子保持著尊重,在此基礎上對其進行了細致的翻新。她將自己收藏的當代中國與非洲的藝術作品安置在此,這無形中也透露出她多年來在拿督黃紀達基金會(KT Wong Foundation)所做的工作。這是她為紀念已故父親而創立,并以父親之名命名的基金會,旨在推進東西方創意人士之間有意義的對話與合作。


        “從傍晚天邊的粉紅色落日,到已經在花園里生長多年的棕櫚樹和桉樹,再到房子外的白色欄桿,這一切都讓我常覺得好像身處法國南部。”在南非西南端的開普敦,黃鈴玳爵士夫人的Petrava宅邸是歷史悠久的英國殖民風格建筑,俯瞰著福爾斯灣(False Bay的景致。


        談及家宅歷史時,黃鈴玳告訴我們:“這座建筑最初是一位英國海軍上將建造的,顯然他知道如何選擇最好的地點。不論傍晚天邊的粉紅色落日,還是在花園里生長多年的棕櫚樹和桉樹,或者房子外的白色欄桿……這一切都讓我常覺得猶如身處法國南部。”這個家已成為她與家人的安適港灣,讓他們得以逃離歐洲冰冷的冬季,重歸開普敦溫熱的夏季。他們年復一年在非洲的陽光下度過假期,這座海邊居所在他們生活中早已不可或缺。


        “當我看到這座房子時,發現不僅光線絕佳,空間的層高和尺度也都非比尋常。我立刻知道,我們的藝術收藏陳列在這里會與空間非常契合。”在門廳處,墻上掛著中國藝術家劉國松的畫作《藍月之景》。墻旁放著南非藝術家Nicola Roos創作的座椅雕塑,它以再生橡膠輪胎制成,出自她的“Hominis Ruinis”(人之隕落)系列。


        從建筑設計來看,這棟房子脫離了當地的荷蘭式開普敦風格(Cape Dutch),經過改造后以英國殖民風格延續初建時的模樣。從外廊露臺的兩層通高圓柱到建筑結構的直線對稱,都有顯著的歷史風格印跡。“在找到這棟房子前,我們幾乎看遍了開普敦的住宅。”黃鈴玳說。那時她在倫敦和香港居住,但被這里深深吸引。“我原本并不想在長途跋涉來到開普敦后,卻住在城市郊區。我可以為此放棄網球場或游泳池。然而,當我看到這棟房子時,發現這里不僅光線絕好,空間的層高和尺度也都非比尋常。我立刻知道,我們的藝術收藏陳列在這里會與空間非常契合。”她說。


        屋主黃鈴玳爵士夫人(LadyLinda Wong Davies),拿督黃紀達基金會創始人及主席。她出生于新加坡,在馬來西亞長大。她的父親黃紀達是華裔馬來西亞建筑商人、慈善家。

        當初入住時,黃鈴玳充分尊重建筑本身的結構,經過慎重斟酌,對房子進行了細微的改動。她最大限度地利用建筑的東南朝向,讓景色和光線進入視野,為室內引入更多自然光。“我只是開設了更多窗戶,就把房子變得開闊了,同時室內仍可與初始設計保持總體一致。”


        在追求普世的藝術語言的同時,她與當地藝術家合作,超越種族或文化的差異,尋找共通主題,用藝術凝聚每個人。在采光絕佳的餐廳中,餐桌兩側配有成對的古董中國櫥柜。中間的花藝來自花店Okasie。右側的實木餐邊柜上擺放著一座象牙寶塔。在其后面,墻上的藝術品是中國藝術家劉國松的寬幅畫作。


        她說。如今,建筑大部分原有構造及設置仍然如舊,包括門廳的旋轉樓梯和吊燈。“當別人開車經過時,隔著外面的黑色鐵門,他們并不知道門后面是什么。在街上,你完全看不到這棟建筑。”她說,“我很喜歡這樣私密的狀態。”


        客廳中,咖啡桌由一扇古董印度木門改制而成。實木與藤藝的古董休閑椅來自印度尼西亞。墻上的藝術品是南非藝術家Walter Oltmann的鋁線作品Gombessa Coelacanth),圖案是腔棘魚。

        這個家中的“明星”無疑是黃鈴玳的藝術收藏。在這位藝術贊助人和收藏家的家中穿行,就像在領受一堂藝術大師課,體會亞洲與非洲兩個乍看全然迥異的創意世界之間的聯結。這里有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如藝術家劉國松的多幅畫作,宏大的畫面中呈現出太陽、月亮等水墨奇景,也有不少非洲優秀創作者之間的多元雜糅。在客廳里,南非藝術家Walter Oltmann的巨型鋁線腔棘魚裝置與多媒體藝術家Mohau Modisakeng的作品共處一室。


        在家中穿行,就像在領受一堂藝術大師課,體會亞洲與非洲兩個乍看全然迥 異的創意世界之間的聯結。墻上掛著中國藝術家劉國松的景物水墨畫作品。


        客廳中擺放著藝術Dylan Lewis的青銅豹雕塑。

        藝術家Nicola Roos的武士雕塑作品No Man’s Land III ,材質為再生橡膠輪胎。

        在門廳外,“90后”南非女藝術家Nicola Roos用再生輪胎橡膠改制的黑武士莊重地站立著。“盡管他是一名武士,但他的臉孔如此溫和與安詳,他深深吸引著我。”黃鈴玳說。在另一側,你會看到南非攝影藝術家David Goldblatt和Justin Dingwall拍攝的作品,還有英裔尼日利亞藝術家Isaac Julian與Yinka Shonibare的作品。

        “這一切收藏都是由我的直覺推動的。總的來說,我更喜歡技藝高超的作品,但我也喜歡充滿故事性的作品。”黃鈴玳解釋道。在她看來,藝術收藏是一種對話的過程,去發現藝術家想要表達什么。這種找尋深層意義的訴求根植于她的內心“。這幾乎是中國人與生俱來的思考方式。”


        貝殼、魚、水草……除了藝術,家中隨處可見各種海洋元素,它們呼應著窗外大海傳來的浪起浪落。旋轉樓梯猶如家里的裝置。


        最初翻新這座住宅時,黃鈴玳爵士夫人加裝了多扇窗戶,讓自然光與景色進入屋內。玻璃門通向花園,一旁墻上懸掛著南非攝影Justin Dingwall的作品Albus 

        主臥浴室里,大理石梳妝臺的鏡框上嵌滿了細小的貝殼。

        樓上的兒童房色調柔和,墻面上點綴著輕淺細微的水生動物圖案。

        她說。以Mohau Modisakeng的作品為例,他不僅是非洲藝術家,更具有國際視野,他使用的是一種普世的藝術創作語言。“那正是拿督黃紀達基金會追求的方向。我們會與當地藝術家合作,尋找共通的主題,超越不同的種族或文化,與人類及人性對話。我認為這有助于凝聚互不相同的人們。” 黃鈴玳說道,“我們正在努力建造連接彼此的橋梁。未來,我們會投入更多跨越非洲與中國的合作項目。” 


        編輯 | 李君

        造型 | Piet Smedy

        作者 | Piet Smedy

        攝影師 | Grex Cox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