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ff1j"></em>

    <menuitem id="zff1j"></menuitem><mark id="zff1j"><dl id="zff1j"><sub id="zff1j"></sub></dl></mark>

      <mark id="zff1j"></mark>
      <i id="zff1j"></i>
      <dfn id="zff1j"></dfn>
          <mark id="zff1j"></mark>

        <dfn id="zff1j"><dl id="zff1j"><progress id="zff1j"></progress></dl></dfn><var id="zff1j"></var><listing id="zff1j"></listing>

        <var id="zff1j"><dl id="zff1j"></dl></var>
        <listing id="zff1j"></listing><var id="zff1j"></var>

        安邸AD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08.03

        致敬孟菲斯

        當Anna Maria Enselmi重裝這座海濱鄉村的度假屋時,她以清新歡悅的炫色揮灑著對藝術設計的迷戀與激情,正如她的設計偶像Ettore Sottsass那般,她借色彩帶來能量,為老建筑帶來盎然生機。

        在這座意大利別墅的露臺上可以俯瞰亞得里亞海。Ico Parisi為Sampietro設計的太陽椅,使用了包豪斯風格的定制面料。

        在我還很小的時候,我就固執地堅持要父親給我買室內設計雜志。我會剪下喜歡的圖片,細細了解圖中家具的起源、時代和設計師,這些故事總是讓我著迷。Gio Ponti是我最初的“真愛”。從十幾歲起,我一直在收集喜歡的設計。我所做的都是出于同一種熱情:我渴望在身邊創造美,為自己和家人創造美。

        “我會說,這是一座快樂的房子。這里面匯集了我一直以來熱愛的一切。其中的家具、顏色和材料,都是順應著自在的情感狀態而存在的。”客廳擺放著的綠色櫥柜由Pietro Consagra設計,由Dilmos重新復刻制作;咖啡桌由Gio PontiISA設計。

        七年前,我在Castro Marina村莊找到了這座房子。當時我感到很詫異,因為里面給我的感覺,就好像在一艘兩層高的船上注視大海。屋內有一道古老的樓梯,簡直和童話里的一樣,它把房子里的一切都變得更加浪漫。我以房子前主人的名字為它取名Villa Jolanda。前主人是一位出眾的女性,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她經常在這座房子里舉辦舞會。她有一個鋪著藍色瓷磚的舞廳,那是一個真正的“海上圓形大廳”,恰如同時代的意大利歌手Fred Bongusto的那首同名歌曲Una Rotonda Sul Mare。

        主人Anna Maria Enselmi在客廳。Gio Ponti為Cassina設計的Distex扶手椅; Stilnovo的Serie 3030落地燈。Anna Maria Enselmi是普拉提老師也是設計收藏家,她的先生Claudio是航空工程師出身的金融投資家。在米蘭Dilmos畫廊創始人Lella Valtorta的協助下重裝了這座度假屋,表達著Enselmi對她仰慕的設計大師Ettore Sottsass的崇敬。

        Castro是一個美好的漁村。我最喜歡的事情是,等晚上所有的船都回到港口了,人們在家或者在餐館里,而我們就去港口散步。這座建筑歷時兩年完成翻新,我會說,這是一座快樂的房子。這里面匯集了我一直以來熱愛的一切。其中的家具、顏色和材料,都是順應著自由自在的情感狀態而存在的,完全不在意所謂的“完美匹配規則”。我們的看法是,我們所愛的一切,絕不會互有沖突,絕不會不可相融,而是恰恰相反。所以我們相信自己的直覺,憑直覺布置自己的家。

        對設計入迷的女主人Anna轉向設計師Ettore Sottsass那些洋溢神采的作品,尋覓孟菲斯小組色彩與形狀的奧秘,即便那一抹亮橙弧線,也為這處沉寂的歷史建筑帶來生機。客廳一側。綠色儲物柜由Pietro Consagra設計,這是Dilmos與Archivio Pietro Consagra合作的復刻版。Francesco Binfaré為Edra設計的Absolu沙發,及Gio Ponti設計、ISA出品的咖啡桌。Gio Ponti為Singer & Sons設計的木制斗柜上,擺著Bruno Gambone的花瓶作品。墻上的照片出自Francesco Jodice。墻角的陶瓷圖騰由Ettore Sottsass設計。

        這座房子的室內是對設計大師Ettore Sottsass的獻禮,他是我生命中的另一位“摯愛”。我仍然記得,當我搬到米蘭去上大學時,我在Via Pontaccio街19號找到了住所,住進去后,我竟然在那里見到了Sottsass本人,當時我真的差點兒激動地暈倒——我發現他也住在那棟樓 !我在17歲時買下的第一件設計作品,就是Sottsass設計的Carlton房間隔斷。它是純粹的色彩、純粹的魔法。那件家具非常吸引我,也讓我開始發掘到Sottsass等重要設計師發起的孟菲斯設計小組。在這個家里,色彩對于我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正如Sottsass說過,“色彩,與文字不同,不是人為的發明,而是宇宙本身;色彩‘附著’于宇宙,存在于行星自然中,它是宇宙的歷史,也是自然的歷史……”

        在獨特的地方尋找美麗的房子,然后用稀奇的、絕不平庸的意大利設計,去填充生活的藝術。餐廳的氛圍更顯冷靜,近乎是米蘭式的氛圍,配有Ignazio Gardella設計的書架,及Ico Parisi設計的餐桌和椅子。落地燈是Luigi Caccia DominioniAzucena設計的Imbuto燈(1953)。Nao Tamura設計的Flow吊燈,靈感來自威尼斯瀉湖的倒影和色調。

        我的臥室里就有我最喜歡的設計師的作品,如巴西Campana兄弟為Edra設計的Favela床;以及Michael Graves設計的Plaza梳妝臺和坐凳,他的這組家具真正是20世紀80年代的典范。其余房間里也有我收藏的當代作品,比如Ron Gilad設計的鏡子,還有些家具是20世紀50年代的現代意大利風格,包括Ico Parisi設計的美麗餐桌和Ignazio Gardella設計的書架。

        Martino Gamper設計的桌子購自米蘭Nilufar藝廊。復古座椅來自20世紀50年代,Verus藝術陶瓷器皿來自西西里島Caltagirone小鎮,于當地制作。

        客廳的另一個視角。其中有Francesco Binfaré為Edra設計的Absolu沙發(澳大利亞的Space Furniture家具店有售);綠色櫥柜由Pietro Consagra設計,由Dilmos重新復刻制作;Gio Ponti為ISA設計的咖啡桌;Lit Lines 1吊燈和Lit Lines 2落地燈,均由Michael Anastassiades設計,來自Nilufar藝廊。

        雖然我也熱愛舞蹈和普拉提,但我花很多時間鉆研設計。我對設計和藝術的愛就是我的生命本質。這也是當我最終離開時會留給世界的。我對設計的熱情,已變成一種圍繞愛而生的情緣、一種不會終結的浪漫。我像愛護小孩那樣愛惜我所愛的美物,我需要有它們在我身旁,永遠不想與它們分離。除了在普利亞的這處度假屋,我在米蘭也擁有三套公寓,我喜歡把每處房子作為安置設計收藏的空間。例如,我們在米蘭的家里有從當代設計到包豪斯時代的作品,并且室內非常開闊明凈,有金屬橫梁和高亮度的白墻。

        主臥浴室被構思設計為一間奢華而舒適的布爾喬亞式休閑室。墻壁及地板鋪有精致的卡拉拉大理石作為內飾。復古紅色扶手椅來自20世紀50年代,臺燈由Louis Poulsen設計。“我和我媽媽有時會在這間浴室里一起度過一個下午,化妝和聊天。”女主人說。

        一間配色生動明媚的臥室。床是特別定制的;藍色Giglio扶手椅來自Edra,由Masanori Umeda設計;Riviera地毯是Nathalie du Pasquier的作品。Flos的Aim吊燈,由Ronan & Erwan Bouroullec設計。兩種色調交錯的衣柜,由André Sornay設計。背景處,有Carlo Mollino設計的Lutrario椅。

        我的下一個項目不是一個家,而是一家開設在恢宏奇妙的巴洛克式建筑中的精品酒店和設計畫廊Palazzo Luce,這里曾經是那不勒斯國王Ladislaus the Magnanimous和女王Maria d'Enghien的宮殿。

        浴室內,浴缸外側、墻壁和地板均選用意大利卡拉拉大理石鋪砌;紅色復古扶手椅來自20世紀50年代。

        主臥室里Michael Graves設計的Plaza梳妝臺及坐凳,以及Ron Gilad設計的IX鏡子,均來自Dilmos

        別墅外的花園一角,花園里種有繁茂的棕櫚樹和多肉植物。

        “我永遠記得當年見到Sottsass本人時,心中涌起的那股興奮,也永遠記得他說過的:‘色彩,就是宇宙。’”主臥的另一個視角。扶手椅和擱架上花瓶來自20世紀50年代;Fernando & Humberto Campana為Edra設計的Favela床(在澳大利亞的Space Furniture家具店有售);Stilnovo的落地燈。

        對我來說,這是一場不可思議的冒險,一切都在計劃之外。原本這是我四年前的一個突發奇想,當時我本想建構一個專屬空間,專門用來安放我多年來收藏的所有設計作品,沒想到它后來卻演變成一個藝術和設計項目,并且有些藝術家和設計師在其中留下了珍貴的印記,他們現在也已經是我的朋友。這個項目誕生于我對藝術的熱愛。

        編輯 | 肖琨

        作者 | Verity Magdalino

        攝影師 | Helenio Barbetta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