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ff1j"></em>

    <menuitem id="zff1j"></menuitem><mark id="zff1j"><dl id="zff1j"><sub id="zff1j"></sub></dl></mark>

      <mark id="zff1j"></mark>
      <i id="zff1j"></i>
      <dfn id="zff1j"></dfn>
          <mark id="zff1j"></mark>

        <dfn id="zff1j"><dl id="zff1j"><progress id="zff1j"></progress></dl></dfn><var id="zff1j"></var><listing id="zff1j"></listing>

        <var id="zff1j"><dl id="zff1j"></dl></var>
        <listing id="zff1j"></listing><var id="zff1j"></var>

        安邸AD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08.04

        隱于市井

        踏遍米蘭,Diesel Living 創意總監、Myar品牌創始人, Andrea Rosso夫婦 終將一個藏在繁華都市 樓宇里的老木工坊, 融合意式設計及日式風格, 打造成他們的夢想之家。

        鏤空的簡約樓梯連接上下層空間,沙發椅來自Nebula,大理石茶幾是Diesel Living與Moroso的合作款,電視機下方的矮柜出自USM。帶腳凳的軟木座椅由Fabien Cappello設計。沿著外圍延伸的飄窗木凳可以俯瞰內部庭院,成為客廳里最搶手的位置。坐墊來自Missoni Home

        此時的米蘭喧囂異常,大街小巷車水馬龍,嘈雜的聊天聲劃破深夜的天空,離Navigli運河幾步之遙的逼仄小巷里回蕩著這些清晰且毫不客氣的聲響,直接侵入住在高層的人家。米蘭也可以是寂靜的,神秘悠遠又老練精明。它的安靜掩藏在不期而遇的樓群身后,藏在像首飾盒一般精美節制的中庭內院。

        男主人Andrea Rosso(左),Diesel Living創意總監、Myar品牌創始人;女主人Fabiola Di Virgilio(右),時尚設計顧問;設計師Andrea Caputo(中)。

        那里往往矗立著一些由古老的工作坊或是廢棄建筑改造的公寓樓,讓人眼前一亮。Andrea Rosso和Fabiola Di Virgilio踏遍米蘭,最終找到了理想中的家。它隱藏在一處靜謐的庭院里,一切皆是他們夢想中的樣子。 

        “從照片上看,這房子像極了一艘潛水艇。我們進入房間的一剎那,便感受到它在建筑和空間結構上獨一無二的魅力。” Mario Bellini為B&B Italia設計的Camaleonda沙發搭配復古款的落地燈、木質儲物柜與地毯,既生動,又有層次。RedDuo Design雙耳藍色瓦罐是Andrea Rosso和Fabiola Di Virgilio發起的設計師項目陶瓷單品。

        “我們一共看了64套房子,沒有一套喜歡的。” 作為時尚設計顧問的Fabiola Di Virgilio這樣回憶道,“大多數房子都毫無新意可言,普通得千篇一律、嘈雜不堪。”當他們第一次在網上看到這座公寓時,她和伴侶Andrea Rosso正在美國的棕櫚泉。彼時的Fabiola Di Virgilio已有幾個月的身孕,她給孩子起名叫Rei。在那些日子里,這對夫婦游覽了世界上最具標志性的現代建筑,其中不乏Richard Neutra、Rudolf Schindler、Albert Frey,還有John Lautner這些大師的杰作。

        簡單親和的日式和風設計極具東方哲學里的禪意,一木一石皆文章。餐桌和長凳均為設計師定制,4把座椅是建筑師Mogens LassenFritz Hansen設計的,Magistretti復古吊燈出自Artemide

        在盡覽沙漠現代主義后,他們把目光聚焦在這座有些特別的房子上。“Andrea Rosso看完照片后跟我說,這簡直就是一個潛水艇,我瞬間就愛上了它。”Fabiola Di Virgilio這樣描述道,“后來我們實地去看了房子,里面昏暗漆黑,地板是暗色的,采光也不太好。但它獨有的深幽、靜謐和原始的空間結構一下抓住了我。”然后就有了我們的朋友兼建筑設計師Andrea Caputo的加入。 

        樓梯側邊空間,由設計師Andrea Caputo專門為夫婦二人發起的RedDuo Design雙耳陶罐作品定制了一個陳列柜,像藝術品般將那些作品展示出來。

        客廳走廊一角開出一扇面對露臺的圓形窗戶。角落里是Diesel Living與Moroso合作款的Longwave扶手椅。圓凳來自Marni Home。粗糲的石頭墻面搭配Guzzini20世紀70年代復古款壁燈,耐人尋味。

        房子的面積約為160平方米,建在居民區的一個庭院里。房子的主體在第三層,之前是一座木工坊的一部分,木工坊就在建筑的頂層,大約是20世紀60年代的產物。這座房子的前房東——建筑設計師Morganti曾將它推翻重建過。設計師Andrea Caputo這樣跟我們解釋道:“從防水屋頂到高3米長超過30米的傾斜外立面,再到實木隔熱窗框,我們對這房子進行了徹頭徹尾的改造,只保留了木工坊最原始的結構功能。”

        廚房地面鋪設撒丁島石材地磚,櫥柜皆是設計師專門定制款。大理石桌臺來自Agapecasa20世紀60年代的Mangiarotti。設計師Andrea Caputo送給夫婦的Memphis Design藍色咖啡杯套裝異常醒目。可完全打開的百葉窗能讓室內采光更好一些,也多了經典的味道。

        譬如構建在承重墻旁邊的過道長廊、坐落在一層被稱為“思想者”的欄桿,還有直通公寓中心位置的石材樓梯扶手。在改造后的房子里,形似雙層結構的鐵制樓梯可以通往第四層,那里有一個小書房,一個可供放松、冥想的房間,還有一個小小的露臺。 

        盥洗室的地磚來自DTile,藍色可移動儲物柜是USM的經典款,壁燈出自Gae Aulenti

        “如果沒有臥室和衛生間,這個家就像圍繞客廳搭建的一副拉長版望遠鏡。”設計師Andrea Caputo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通過對巨幅建筑面的改造和定制家具的應用極大地改善了房子的采光效果。原本蜷縮在角落的廚房里裝了一道推拉玻璃窗,掛上了維也納稻草屏障,面朝客廳。從那里延伸出來的空間里慵懶地排布著幾個臥室,最里面便是帶盥洗室的主臥套間。

        床是從Brenta Imperial定制的,床頭柜是由廢棄大理石石材制作而成,圣木香薰陶瓷托盤出自RedDuo Design。壁燈是Vico Magistretti為 FontanaArte而設計的經典款。

        設計師Andrea Caputo說:“設計私密的居家空間需要一種高級別的、向內自省的探索,探索人與物的共生關系。我們的工作就是用雙手去探索和創新,和業主一同摸索。當然,我們之間的友情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我認識Andrea Rosso好多年了,我們經常相約去日本旅行,這是我們共同的嗜好。”或許這樣的和風設計并不是一個巧合。在這里,日式和風現代主義中還混雜著一些來自棕櫚泉的想象。

        大理石邊桌嵌入走廊墻面,周邊是大容量定制衣櫥。懸臂椅出自建筑師Mies van der RoheKnoll的設計。

        譬如陶土質地的衣櫥、一字排開的窗邊木質邊凳,還有Rei兒童房里的榻榻米。所有的設計都基于對細節的關注。“除去還沒有完工的第一層,這里還有空間能盛下我們新的設計,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因為最好的規劃就是沒有規劃。”設計師Andrea Caputo總結道。 

        四方的露臺是這棟擁擠樓宇里與自然接觸的最好通道,仿若可以自由穿梭于過去和未來,東方和西方。在方形的露臺上,五彩繽紛的Marni Home椅子脫穎而出,倒映在一側的鏡面窗上,讓人想起房子的舷窗。

        “我們在這里度過的第一個夜晚很神奇,早上醒來竟想不起來自己身在何處。要說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我們都信 !”Andrea Rosso夫婦說。這便是米蘭接納一個人的一種方式。一個像潛水艇一樣安靜的小窩仿佛能帶你潛入海底兩萬里,從此遠離世俗。透過舷艙,Andrea Rosso、Fabiola Di Virgilio和他們即將來到這個世界的孩子Rei靜靜守護著自己的家園,用另一種目光打量著外面的世界,永遠不會膩煩。


        編輯 | 田海鳳

        造型 | Giovanni D’Odorico Borsoni

        作者 | Alessandra Pellegrino

        攝影師 | Helenio Barbetta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