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ff1j"></em>

    <menuitem id="zff1j"></menuitem><mark id="zff1j"><dl id="zff1j"><sub id="zff1j"></sub></dl></mark>

      <mark id="zff1j"></mark>
      <i id="zff1j"></i>
      <dfn id="zff1j"></dfn>
          <mark id="zff1j"></mark>

        <dfn id="zff1j"><dl id="zff1j"><progress id="zff1j"></progress></dl></dfn><var id="zff1j"></var><listing id="zff1j"></listing>

        <var id="zff1j"><dl id="zff1j"></dl></var>
        <listing id="zff1j"></listing><var id="zff1j"></var>

        安邸AD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08.29

        怦然心動

        在Assouline創始人Prosper Assouline和Martine Assouline的皇家宮殿公寓,這里的每件家具都是一次怦然心動、一個新篇章、一抹生活痕跡、一場冒險、一段旅程。

        客廳面向巴黎皇家宮殿花園,窗前是一片并排林立的椴樹。

        除了在皇家宮殿里辦公的法國文化部長,一般人很難欣賞到這里從四層俯視皇家宮殿花園的風景。這座始于17世紀的皇家宮殿無疑是非同凡響的,它所承載的權力與歡愉跨越幾個世紀延續至今。這里不僅曾是國王的宮殿,更是如今法國行政法院、法蘭西劇院、皇家宮殿劇院的所在地,以及諸如著名室內設計師Jacques Grange等眾多杰出巴黎人的居所。就在這座距今已有300年歷史的古建筑,住著兩位特殊的房客:Assouline創始人Prosper Assouline與Martine Assouline夫婦。

        客廳由三個分區組成:餐廳、書房、閱讀休閑區。窗邊,18世紀的古典桌子和座椅,桌上擺著一個仿鹿頭的雕塑。右側的古董柱上擺著Fernand Léger的陶瓷作品。Andrée Putman設計的Ecart地毯;意大利落地燈。

        放眼兩萬平米的花園,有雙排枝葉被修剪成樹冠狀的椴樹,有1910年栽種的紅栗樹,有出自景觀設計師Mark Rudkin設計的草坪,還有當代藝術家Daniel Buren用來代替19世紀雕塑的黑白圓柱……皇家宮殿里最大的公寓有“十扇面向花園的窗戶”,曾被一位來自美國的女士改造成接待廳。15年前,當Prosper Assouline聽說她要賣掉這間公寓時,便連忙撥通了妻子的電話:“聽,親愛的,這里安靜到只能聽見鳥鳴。”他們就像坐在空白畫布前的藝術家們,一起暢想著新公寓的未來。

        Assouline2000部作品是閱讀這處空間的最好線索,他們的這處公寓,就是這些作品的3D版本。Prosper Assouline的家中辦公室里,墻上有一幅Louise Lawler的裱框攝影作品,散落四周的各式非洲面具購于巴黎圣圖安舊貨市場(Puces de Paris Saint-Ouen)的Marché Paul Bert市集。地上隨處堆放著由其出版社Assouline出版的圖書。淺褐色的日本紙和深褐色的護壁板作為墻飾,連同赭石色地毯,令空間保持在如古舊皮革般的暖調,營造單色系的氛圍。

        如今這間公寓仿佛一卷緩緩展開的畫作,每天都吸收著新的故事,收獲著新的滋養。每幅畫、每件古董都講述著關于藝術旅途與友情的故事。進入公寓大廳,大理石柱上矗立著印有各大洲名稱的半身人像。“我們第一次見到這些雕像是在教皇街的古董店。我們對此一見傾心,但價格原因還是讓我們決定第二天再來。結果它們已經被買走了。幾年后,我們在朋友Laurence Scherrer的門口再次與之相遇。由于雕塑放不進她的新家,我們就從她那買走了。”

        Assouline創始人Prosper Assouline與Martine Assouline夫婦,他們在倫敦、紐約與香港辦公室穿梭之余,常來到巴黎的皇家宮殿公寓落腳。

        而家里吊燈來自傳奇的華爾道夫酒店,是天才設計師Azzedine Ala?a送給酒店的禮物。“我買東西只看它們有怎樣的故事,講故事的是何人。我經常光顧古董店,還有獨一無二的圣·圖安跳蚤市場,我去過不下上百家經銷商和德魯瓦(Drouot)拍賣行,只為給我的公寓增光添彩。”今年夏初,Prosper Assouline又帶回來兩件寶貝:一幅長2.5米的摩洛哥場景畫,風格是1920年的東方主義,以及一塊豹子圖案的印金(églomisé)玻璃板。

        Prosper說他的公寓“沒有統一風格,沒有固定設 計師,只有對藝術的滿腔好奇與熱情”,世界地理與歷史在這里碰撞出了非同尋常的藝術火花。客廳中的用餐區:Jean-Charles Blais的畫作懸置于壁爐上方,面向中間的紅漆餐桌、Adnet座椅及來自威尼斯的Venini吊燈。右側墻邊,20世紀初期的中國案桌,桌上陳列著Antoniucci Volti的雕塑作品。地上,定制圖紋地毯。

        所謂印金技術,就是將一塊薄金板或銀板夾在兩塊玻璃之間,下面的玻璃起到固定作用,再用干點法將金子印入上面的玻璃。Prosper說:“這是比利時古董商Axel Vervoordt的作品。比起普通的室內裝飾家,他更是偉大的設計師 !” 

        這里的每幅畫、每件古董都講述著關于藝術旅途與友情的美好故事。由文化塑造美好心靈,也讓世界更加美好。客廳中的書架,陳列著從上海舊貨市場發現的物件,以及Baccarat的花瓶、Assouline出版的圖書和古董工藝品。 

        走上樓梯頂端,一個來自肯尼迪時代美國使館的地球儀與一尊公元6世紀印度拉賈斯坦邦的2米駿馬雕像正在隔空對話。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部落藝術(L’art tribal d’Afrique Noire)》一書出版后,Prosper將淘到的四面非洲面具擺放在了自己工作室中由設計師David Hicks設計的書桌上。香奈兒科羅曼德屏風、香港漆木桌、Jacques Adnet設計的裝飾藝術椅、波普藝術先驅Fernand Léger繪制的陶瓷壁畫、畫家Charles Blais的作品、18世紀的蠟燭、16世紀用來給絲綢印花的木雕板……世界地理與歷史在這里碰撞出了非同尋常的火花。Prosper說他的公寓“沒有統一風格,沒有固定設計師,只有對藝術的滿腔好奇與熱情”。

        推開窗便可見的皇家宮殿花園和兩排椴樹。

        Prosper Assouline的辦公室里的書桌,桌上擺著Jean Marais的雕塑作品及非洲面具。

        古董半身人像,底座標有對應的大洲;近景處是一個古董船槳。

        并置的多幅繪畫來自秘魯庫斯科古城;敞開的書是Assouline出版的畢加索作品集Pablo Picasso: The Impossible Collection,作者是Diana Widmaier Picasso

        客廳的咖啡桌上,Assouline出版的圖書Uzbekistan: The Road to Samarkand特別版,書旁是出自Serdar Gülgün的圓形物件,一支毛筆和一個中國雕飾盒。 

        Assouline成立30年以來,已經出版了2000部作品,光是2022年就有100部。“我們的書是磚瓦,一磚一瓦建起五大系列:‘終極(Ulitimate)’‘經典(Classics)’‘傳奇(Legends)’‘偶像(Icons)’與‘傳記(Mémoire)’。而我們的公寓就是書籍的3D版本。” 他說:“Assouline的信條是自由與教育。我們相信,文化塑造美好心靈,而美好心靈讓世界更加美好。培養‘會觀察的眼睛’不僅是因為品位,更是因為它能讓我們感知精彩人生。”


        編輯 | 肖琨

        作者 | Virginie Bertrand

        攝影師 | Sylvie Becquet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